公司新闻

仪器检测精确到飞克,北京建立“3+1”检测体系

仪器检测精确到飞克,北京建立“3+1”检测体系
民以食为天,食以安为先,对于人口超过2000万的北京来说,把好农产品质量安全关是保证市民餐桌安全的首要一环。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北京市加大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机构建设力度,完善市、区、乡镇、生产基地“3+1”检测体系建设。调查人员日前探访了北京市农业环境监测站,作为专业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机构,他们始终守护着市民“舌尖上的安全”。
摇试管摇到双臂肌肉疼
黄宝勇博士是北京市农业环境监测站的技术骨干,他每天的工作都是在和各种型号的试管、各种用途的仪器打交道。需要检测的样品交到黄宝勇手里的时候,唯一的身份信息是它的编号,这个号码将伴随检测过程始终。“样品来源有抽样和送样,我们并不知道它的出处。”黄宝勇说。实际上,经过前处理之后的样品,连形状和颜色等外观信息都已经看不出来了,不管是菠菜还是胡萝卜,都成为一小瓶有编号的液体。
检测单位精确到飞克
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检测环节。“色谱定量,质谱定性,”黄宝勇介绍说,在农残检测方法的建立上,我国已经初步形成较完备的农残标准体系,基本满足农产品的残留检测要求。
一头连接着仪器的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波纹状的示意图,中间不时出现一些高高耸起的“山峰”,它们代表了检测样品中所含物质的离子碎片。通过与平行样品的比对,就可以判断出这些物质是什么。“每种农药都会表现出自己的特征,出峰的时间点也不一样,”黄宝勇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一般来说,样品里都会含有不少杂质,要做出准确判断并不容易。“蒜、韭菜这些口味比较重的,物质就多,而口味清淡一些的黄瓜就会好得多。”
农残检测是一项极为精细的工作。样品中的农药含量很低,每千克样品中仅有毫克、微克、纳克量级的农药,在大气和地表水中农药含量更少,每千克仅有皮克、飞克量级。而样品中的干扰物质脂肪、糖、淀粉、蛋白质、各种色素和无机盐等含量都远远大于农药,这决定了农药残留分析方法灵敏度要求很高,对提取、净化等处理要求也很高。黄宝勇坦言,没有完美的检测方法,一直都在摸索中。为保障任务按时完成和保证数据的准确度,仪器设备要24小时不间断工作,必须随时确保正常运行,随时维护并对出现的故障及时处理。对于黄宝勇和他的同事们来说,加班加点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。
    这是如何实现的呢?黄宝勇指着一台“高高瘦瘦”的机器表示,这是匀浆机,它的转速可以达到每分钟10万转,迅速把样品打碎,就得到了具有代表性的、可用于实验室分析的试样,“类似于豆浆的一种状态。”然后,再经过提取、净化、浓缩,才能完成样品前处理。
听上去不难,但实际上每个过程都需要十足的细心、耐心甚至是体力。提取时需要震荡,以便从试样中分裂残留农药,而震荡是由人工完成的。“两手各拿一根试管一起使劲摇,大概需要一到两分钟,”黄宝勇说,有时几十管样品需要一起处理,摇到双臂肌肉疼。